800文学网 book.800wxw.com,最快更新快穿女神的代价 !

    82_82581最后,苏洛还是换上了林景文挑的泳装,当然不是当着他的面换的,她还没那么没节操,直接一脚把人踹出了更衣室。林景文虽然失望但也没脸坚持。

    两人把衣服鞋子放到车上,林景文也买了条泳裤换上,老板还买二赠一送了他条花裤衩,图案是苏洛挑的,出于找回场子的心理直接选了一条海绵宝宝的,其实也不认识这个卡通人物,只是觉得样子挺搞笑的,林景文居然没拒绝,屁颠屁颠收下了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样下海痛痛快快的游了几个来回,苏洛的泳姿很标准,林景文也不差。

    上岸后,苏洛有点饿了,正好边上的烧烤摊传来阵阵诱人的香味,便忍不住瞟了两眼,不过她从没在这种摊子吃过东西,有点不太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好饿,去尝尝吧。”林景文适时提出建议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看上去都好好吃!

    不过脸上是一副因为你想吃我才勉为其难地陪陪你的样子,让林景文又好笑又心软,他觉得自己已经掌握了跟苏洛相处的正确模式,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:一切不符合“太子”身份的事情都是你非要我做的,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。

    其实苏洛蛮喜欢重口味的东西,小时候就一度迷恋龙啸放学带回来的辣条,可惜青龙的伙食都比较清淡,出门应酬也都是本帮菜的多,她又从来不提这些要求,便没几人知道她嗜麻嗜辣,这下好不容易抓到机会自然要吃个尽兴。

    林景文见她吃的开心,自己心情也大好,觉得来海边走走这个决定真的做的无比正确。

    怕苏洛吃多了口渴,他又点了两瓶汽水,把瓶盖咬开,插上吸管,递给她一瓶。

    真是上道。苏洛心满意足地接过,吸了一大口。好冰!好爽!不过嘴上还是说:“我也能咬开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下回给你咬。”林景文附和。

    他高中的学校离这个海滩不远,读书的时候偶尔也会跟班上的同学过来。说来好笑,那时候就有个梦想,以后有女朋友了一定要带她来这边骑摩托,让她坐在自己身后两人一路说说笑笑沿着公路吹海风,这在当时是件很时兴的浪漫事,很多少男少女都想尝试。

    已经是很久远的记忆了,今天故地重游忽然又想起来。

    女朋友吗?他看了一眼还在跟鸡翅奋战的苏洛。

    就是这个人了,可惜目前还不是名正言顺的。

    苏洛吃的很认真,表情严肃,不苟言笑,像是在做一件多么天大的事。虽然画风不对,但还是很美的,毕竟有颜有身材,做啥都赏心悦目。隔壁桌的一群小伙子就被她吸引了,一直偷偷往这边瞟,还凑到一起嘀嘀咕咕,搞的林景文挺不爽的,又不好说什么,人家也没啥出格的举动。

    不行,这样穿还是太暴露了,失策失策,以后还是关起门来穿。

    他站起来:“你在这先吃,我去买点东西,很快回来。”说着一溜小跑跑开。

    苏洛吃的正嗨,鱿鱼、大虾、生蚝……也不管他。

    等把面前的食物都解决了,脱掉一次性手套,虽然没粘上什么油渍,但洁癖患者还是到一边的水龙头仔细洗了手。正好,林景文也回来了,还骑着一辆矮不隆冬的小摩托。

    好丑!她的第一反应。

    “穿上,不要着凉了。”林景文递给她一个塑料袋,跟之前买泳装那家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苏洛打开一看,是件雪纺的罩衫。虽然一点也不冷,但穿着泳衣确实怪不自在的,就顺手披在身上。

    “车子哪来的?”

    “租的。上来,我们去兜兜风,附近的风景不错。”林景文示意她坐到自己身后。

    “干嘛不给我也租一辆?”

    “省钱。”林景文撒谎撒的毫不脸红。

    苏洛白了他一眼:“下来,我载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好久没骑了,好想骑,先让我载你吧,一会儿换。”继续扯淡,而且用略微撒娇的口气朝苏洛道。

    果然,“太子”是吃小男宠这套的。

    “我只骑重型机车的,这辆一点都不帅。”虽然满脸嫌弃,但还是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等两人兜了一大圈回来,天已经彻底黑了,沙滩上也没剩几人。

    把车子还了,取回了押金。

    “走吗?”苏洛问。

    “再待会儿吧,还早。”林景文原地坐下,抬头看着头顶的星空。

    苏洛已经好久没这么放松了,也有点舍不得回去,便也跟着坐下。坐了一会儿,有点犯困,干脆就直接躺下,林景文也并排躺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两人没说话,就这样听着海浪的声音。

    苏洛闭着眼睛,嘴角微微翘起,林景文就静静地看着她,满脸宠溺。

    他脑中回想着两人相处的点点滴滴,还有白天谈判的内容,一时悲从中来,也不知道接下来该何去何从。

    我们会有将来吗?他真的迷茫了。

    要是从没体会过幸福的滋味,那便不会奢求,可刚刚短短几个小时的相处,对他来说却是从未有过的快乐,而且能感觉到苏洛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真的恨不得时间就停留在这一刻,永远这样下去。

    她不是太子,他也不是警察;她不用背负一个帮派的罪恶,他也不要承受父仇的压力。就像一般的情侣一样,简简单单,平平凡凡。或许,会因为柴米油盐争吵,或许,会因为孩子调皮烦恼。

    可是,这样小小的心愿对他们来说都太难了。上头会愿意放过她吗?

    不知道,真的不知道。

    虽然做好了同生共死的准备,但真的不舍得她去受苦,去受一点点伤,更不能想象她就这样停止呼吸,失去生命。

    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,还那么年轻,除了出身,又有什么错,只是拼尽全力地去保护身边的人,为什么老天要对她这么残忍。

    我该怎么办,谁能告诉我该怎么办?连自己女人都保护不了,我还算什么男人!

    林景文并不知道自己的上司已经摆平了上头要对苏洛的处罚,还沉浸在失去的惶恐和无法挽救爱人的怨恨和自责之中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是卧底。”他突然开口,声音嘶哑。但真的不想再隐瞒下去了。

    卧底?

    阿文说他是卧底?

    怎么可能,开什么玩笑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洛并没有真的睡着,但她觉得自己已经进入了梦境,而且是个无比荒诞的梦。

    她最信任的手下,甚至考虑过成为另一半的枕边人说他是卧底?他要是卧底那上辈子最后为什么要跟她同生共死?平日里那些悉心的照顾都是假的吗?

    不过也对,他的父亲是被青龙处决死的,他恨她的。

    苏洛阿苏洛,你这样手满鲜血的人哪能得到别人的真心,还痴心妄想什么,真是可笑,有哪个男人会喜欢你这样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她的脑中一团纷乱,无数说不上的情绪涌上心头,堵得难受。

    虽然不愿意相信,但也知道这就是事实,阿文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。

    是的,他的身上没有黑帮人的阴暗,反而透着股正气,早该想到的。

    也好,能名正言顺走在阳光下,好过生活在黑暗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自始至终,她的眼睛都没有睁开,只是眼皮下的眼球在剧烈转动,透露了她的情绪波动,原本上翘的嘴角也慢慢僵住,最后露出一抹自嘲与苦涩。

    林景文虽然鼓足了勇气坦白,但还是忐忑地等待她的反应,就怕她露出仇恨或者不能接受的表情。

    她要是不能原谅,我会死的吧。他想。

    也许是片刻,也许过了很久,苏洛终于睁开了眼睛,眼底已经看不出任何情绪,又恢复了往日的淡然。或许,只是强撑着的淡然:“哦,这样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走吧,今天的事情你也知道了,以后我会直接跟陆警官联系,你留下来没什么必要了。还是,你想继续监视我?”不是质问,也不是嘲讽,只是平静的陈述,好像在征求对方意见,只是声音中的颤抖和一丝哽咽显露了她也不是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走?我不要!!!不要赶我走!

    这不是他要的结果。

    苏洛赶人,让林景文彻底慌了。

    他一个翻身,便伏在苏洛身上,一手撑在她耳际,一手捧起她的脸,让她注视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事情了了,要是我们都还活着,就结婚吧。”一句话,潸然泪下。

    苏洛感觉有什么液体落在自己脸上,滚烫滚烫的。

    她的眼眶也不断发热,最后,溢出晶莹。

    分不清是林景文的泪水,还是苏洛的,沿着她的脸颊,慢慢地,滑入发际,有的直接落入身xia的黄沙中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林景文小心翼翼地,无比珍惜地,吻去苏洛脸上残留的泪,然后,用自己热热的唇盖住了苏洛的。

    苏洛呆了,睁着水水的大大的眼睛盯着他,这是他们第一次在彼此都清醒的情况下如此亲密。

    要推开吗?

    苏洛脑中还残余一丝理智,身份的差距让她犹疑。

    在一起的话,或许会连累他吧?

    可林景文的深情也让她不忍辜负。

    慢慢的,她听到自己的心像冰山一样崩溃,被这个男人一点点融化了,“嘎嘣嘎嘣”瓦解坠落!

    她终究闭上了眼睛,双手也圈上林景文劲瘦的腰肢,开始笨拙地回应他。

    两人就像濒死的鱼,在搁浅的沙滩上,相濡以沫。。